武侠评书:年轻侠客为何难超越老剑客?江湖侠剑客“剩”者为王

历史上真实的侠客个个武艺高强?
2020年2月25日
射雕英雄传五绝中最侠义的侠客之中神通王重阳
2020年2月25日

武侠评书:年轻侠客为何难超越老剑客?江湖侠剑客“剩”者为王

武侠评书也叫做短打书,它和武侠小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最大区别在于短打书侧重于“打”,而武侠小说更加侧重于“侠”。短打书的往往和公案挂钩,而武侠小说则有天马行空的江湖行和女儿情长的侠侣梦。

短打书非常注重侠客与剑客的塑造,可这些侠剑客多半是为了故事中打擂比武用的,虽然短打书也强调“侠”与“义”,似乎缺少了武侠小说里“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侠魄。短打书里更多的是正道侠士与绿林江湖之间的恩怨与争斗,正派义士除铲除武林败类来惩恶扬善,而在占山为王的绿林人眼里,这群主持正义的侠士却成了朝廷的“爪牙”。​

武侠评书:年轻侠客为何难超越老剑客?江湖侠剑客“剩”者为王

在古龙的武侠小说,很多主角是武功超绝的一流高手,即便遇到武功比自己厉害的顶级高手,他们也往往也会反败为胜。金庸武侠小说里的主人公是通过几番磨难,最终成长为武功盖世的高手,譬如《倚天屠龙记》里的张无忌,再或者《侠客行》里的石破天都是如此,他们的武功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其武力值甚至都不会逊色于书中泰山北斗级别的老前辈。但是武侠评书中的书胆武功再怎么精进也与大剑客们的武功有着巨大差距,年轻人往往难以超越老剑客。

《白眉大侠》的书胆徐良,他无疑是年轻一代侠客里的佼佼者,他多次有奇遇精进武艺,但是他的实力也就只能打赢三流剑客,遇到卧佛昆仑僧这样的二流剑客只有甘拜下风的份儿,有时甚至连三十个回合都难以支撑。《雍正剑侠图》的书胆童林,他要赢云霞道士杜清风比较费劲,遇到云台剑客晏普便毫无胜算,童林与无形大剑万俟羽修这样的一流高手差了好几个档次。

我印象中“年轻人”成为武林顶级高手的评书只有《五凤朝阳刀》里的江剑臣,虽然江剑臣年纪不大但是他是以书胆武凤楼的师叔身份登场,从一定意义上讲江剑臣属于前辈圈的人。江剑臣到了《五凤朝阳刀》的续书里,直接成了有颜无脑的武夫大叔,着实令人感动惋惜。

武侠评书:年轻侠客为何难超越老剑客?江湖侠剑客“剩”者为王

年轻人难以超越老剑客是武侠评书的一个怪圈,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宝塔书的“通病”。书胆基本上一开书就出场,书中反派角色的武功量级就像是“宝塔”一样一层比一层高,而书胆的武功升级速度又没有“登塔闯关”的速度快,所以当书胆到达“宝塔”顶层时,忽然发现自己的武功根本不够用,这时只能四处搬请老前辈来帮忙。

这种现象在《雍正剑侠图》就非常明显,在前套剑侠图里袁大化属于超一流的高手,可到了后套剑侠图里,当雍正把赫连洞彩请出来助阵时,袁大化顿时就成了徒孙辈儿,在赫连洞彩眼里袁大化的武功不堪一击。书胆童林是袁大化的徒孙的徒弟,后套剑侠图里连袁大化都成了龙套跑腿的四处去请人了,书胆童林也就没了什么存在感。

在武侠评书里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这就是侠剑客们是“剩”者为王。刚听《雍正剑侠图》时,一提到大清四大名剑那就不得了,这四位剑客爷联起手来几乎可以横扫半个武林。单田芳在《童林传》中特意编了“四大名剑闹剑山”的精彩回目,这老哥四个同时出现在剑山,连军师晏普都觉得侠剑客上百位的剑山可能不保,从一定程度上可以看出四大名剑的确非常地厉害。

武侠评书:年轻侠客为何难超越老剑客?江湖侠剑客“剩”者为王

到了后套剑侠图中,有一段书是讲的二剑客姜达痛失爱子的回忆篇。其中讲到四大名剑的真实武功竟然有点敌不住江湖上的一个大贼。大贼聂仇登门当面取走了姜达儿子的性命,可以说姜达这位闭目金睛佛彻底栽了。聂仇是前明的大贼号称铁掌侯,二剑客姜达自觉不敌铁掌侯聂仇,这才赶到山西凤翔府请来大师兄震古侠董乾来帮忙。

董乾与铁掌侯聂仇斗在一处,这才发现凭借掌法难以取胜,董乾只好掏出他惯用的俩铁球来当暗器打出,聂仇一时大意被铁球打中倒地。其实,董乾在四大名剑中是武功最高的,他的能耐比姜达要高出两个档次,董乾打聂仇比较吃力,可见聂仇的武功比姜达高得多。

聂仇用了五年才把伤养好,他又去找姜达寻仇,最后被姜达用鹿角棒当作暗器给打死了。如果聂仇要是活到童林出世的时代,那么这位大贼很可能就是大剑客等级的人物了,可惜他没有这种命。通过聂仇这个人物,可以看出在宝塔书的侠剑客中是“剩”者为王的,同时代的侠剑客之所以能成为大剑或名剑,很大程度上不是武功最厉害,而是比他们厉害的高手都死没了

武侠评书:年轻侠客为何难超越老剑客?江湖侠剑客“剩”者为王

这种“剩”者为王的怪圈,其实也非常符合武侠江湖的设定,能在武林恩怨或江湖风波中活下来的都是精品,年轻的侠客难以超越老剑客,除了武功上长短之外,还有实战经验多少和江湖阅历深浅等因素。就拿姜达来说吧,他看到过大师兄董乾和聂仇的比斗,聂仇在董乾的暗器上吃了亏,当姜达与聂仇再比斗时,论真杀实砍姜达不是聂仇的对手,可姜达利用了聂仇不熟悉暗器的经验,巧用败中取胜的绝艺“倒打天灯”一暗器把聂仇置于死地,不得不说姜达能成为剑客也是有过人之处的。

武侠中的江湖很像是大浪淘沙,年轻的后起之秀很多人都是站在风口浪尖上,稍有不慎就可能身败名裂,这也是不少大侠成名后选择急流勇退的原因。《三侠剑》里有一个后起之秀叫做冷云,他是八十一总门掌欧阳修的徒弟,未来很可能会是总门掌的接班人,可心高气傲的他硬是要与蒋伯芳比斗,可他一时大意被蒋伯芳踢的气绝身亡。

冷云其实武功非常地了不起,可他还是吃了大亏,他一方面是经验不足,另一方面是心傲轻敌。在“剩”者为王的江湖中他未成大名便丢了性命。年轻人难以超越老剑客,“剩”者为王,这既是武侠评书的怪圈,也是武侠江湖的一个小规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