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很想成为惊世骇俗的侠客,《侠客行》是诗人真实写照

南宋一个民间侠客,自告奋勇去金国营救徽钦二帝,后来怎么样了
2020年3月30日
鲁迅说刘邦是个流氓,刘邦冤枉极了,司马迁明明就说他是个侠客
2020年3月30日

李白很想成为惊世骇俗的侠客,《侠客行》是诗人真实写照

史话导言:李白与杜甫、白居易都不同,他的诗集自宋代开始,就一直采取按题材类别编辑,因为李白是将自己的一生都投入行旅生活,可说是一位流浪诗人,他没有精心收藏自己的诗作的条件,也没有自选自编自己的诗集。能够把他一生串通起来,把诗人的外在气质与内在形象统一起来的,只能是侠与酒。所以要选两首诗代表李白,我选《将进酒》与《侠客行》。而这后一首长期被忽视了。

李白很想成为惊世骇俗的侠客,《侠客行》是诗人真实写照

李白的家世系、出生地以及卒葬地,至今都还是谜。陈寅恪先生断定李白世家“为西域胡人,绝无疑义矣”。还有一说,是与李唐统治者的祖先是本家,可李唐之祖也有西域胡人(鲜卑一支)血统,因此没有论清楚。但从李白家世记载中看,行迹是在丝绸之路的不少节点城邦。

李白父名李客,儿子小名颇黎,女儿名明月奴,这些名字都是突厥语,至少不是当时汉族的习俗。从他的诗歌中也可以看出,李白不是只会舞文弄墨、附庸风雅的文人,是一个文化价值多元,有天下意识,傲游宇宙人生的自我放逐的思想者。

在儒、道、仙、侠的选位中,他是蔑视抵触儒学,崇赞喜好侠客精神的,对道、仙有一种用以游戏人生的态度。

李白很想成为惊世骇俗的侠客,《侠客行》是诗人真实写照

可是李白的《侠客行》,因为人们很少注目,所以全录如下(选自中华书局《李太白全集》上册):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李白很想成为惊世骇俗的侠客,《侠客行》是诗人真实写照

诗中写了春秋战国时的“千秋二壮士”:侯嬴与朱亥。用典出于《史记》、《庄子》,以及张华的《壮士篇》、《游侠曲》等。如“纵死侠骨香”句,比自《游侠曲》中的“生从命子游,死闻侠骨香”。这首诗写的是李白骨子里的东西。

他在少年时代,十五岁始攻习剑术,广交至友,任侠尚义。认为理想的人生就是做一个游侠,仗剑走天下。学文作诗,不过是他的一个爱好,在当时来讲是一种时尚,如同他的访仙问道,好奇于隐居生活。这就与唐代几乎所有人学诗是用作入仕当官的敲门砖,完全不同。

李白很想成为惊世骇俗的侠客,《侠客行》是诗人真实写照

侠客是游离于俗常规范外的存在,是摆脱体制束缚观念绑架,恣意挥洒个体情感的生存方式。为此可以“深藏功与名”,“不羡山河赏”。有这种骨子里的追求,酒就显得格外重要,绝不是佐餐之物,而成为生命的滋味。侠有酒的滋养,才得以剑气冲霄,酒入侠肠,酒才醇化成生命形态。

侠因酒而更自由,因自由而得以更多地发挥生命的潜能。所以李白如此爱饮酒,是酒与侠内外相通,成为生命之火燃烧的催化剂。

李白很想成为惊世骇俗的侠客,《侠客行》是诗人真实写照

自我的生命昂扬,就可以“天子呼来不上船”,就可以“凤歌笑孔丘”,如果不是后人改了诗句,还可以“古来圣贤皆死尽,会当一饮三百杯”。

在痛苦与狂欢交织的癫狂状态中,撕去外观假象和蒙在内心的幻遮,直视人生,这在西方被称作酒神精神。中国人的酒神精神,李白诠释的,藏于传统中国人的内心深处。李白不仅用诗,更用他的灵魂,诠释了中国人的酒神精神,也演绎出日常生活中的酒神状态。

所以李白不是诗仙,他是诗侠。真实的李白是想成为朱亥、侯赢这样惊世骇俗的侠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