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日本的抗疫战走到哪一步了?

藏在胸中的侠客,中国式武侠巅峰
2020年4月20日
水浒中谁才是真正的“侠客”?仅此一人,金庸曾在书中向他致敬
2020年4月21日

侠客岛: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日本的抗疫战走到哪一步了?

日本的疫情数字,有时让人看不透。东京奥运会确定推迟之后,确诊数开始加速上升,而每日新增数又忽高忽低。

根据日本官方公布的数字,4月19日日本新增确诊病例374例,累计确诊10795例。较4月9日的5000例左右,确诊数10天翻了一倍

突破1万例,这个数字相较欧美疫情并不算突出。不过,日本政府还是在16日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与此同时,每日核酸检测数量有限、医院防护物资不足、呼吸机数量不够等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直言:“与新冠肺炎的战斗刚刚打响。”

侠客岛: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日本的抗疫战走到哪一步了?

日本疫情数字(图源:Fast Alert新冠肺炎实时信息)

迟缓

在此前全球多国相继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采取“封城”等严格措施之时,日本国内很多人也希望,政府能果断采取类似严格措施,以便尽快控制新冠肺炎。

在疫情最严重的东京地区,小池百合子数次敦促中央政府尽快采取措施。但日本政府还是一直拖到确诊数即将达到1万,才宣布紧急状态。这样的应对措施,被日本媒体诟病为宛如春雨般“姗姗来迟”“软绵无力”

并且,这个“紧急状态”看来也并不那么“紧急”。虽然电影院、补习班、百货商场、健身房等生活非必需场所均暂停营业,很多人也居家办公了,但在东京居住的岛叔看到,马路上车辆依然川流不息,街上不少人戴着口罩散步、遛狗、跑步,以及去超市采购

其实,日本的“紧急状态”更多的是针对医疗系统而言。今年年初,日本政府修改了《特别措施法》。根据这一法律,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后将加强对医疗体制的管控。各地政府可征用医药品、食品,可为开设医疗设施征用土地和建筑物。

为何日本政府不采取更严格的防控措施呢?4月16日,曾经前往首相官邸与负责应对疫情的官员们进行交流的资深时事评论员田原总一朗在其个人博客上公布了一些情况。

当时,田原总一朗问:“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为何那么迟?”有官员回答:“(因为财政问题)当时大多数内阁成员都反对。”

田原总一朗问:“为何不宣布强制限制民众外出的指令?”有官员回答:“日本二战后的体制就是这样,不能在这种情况下设立惩罚性的规定。那样做的话,有专制之嫌……”

既然无法接受下达强制性措施,日本政府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呼吁大家待在家里“自我克制外出”“保持社交距离”。

但显然,再怎么苦口婆心的劝导也不能保证所有人都遵守相关防控指引。3月31日,日本庆应义塾大学发现有1名实习医生感染新冠肺炎,随后院方在调查中发现,该院前几日有40名实习医生不顾疫情外出聚餐,这批人中最终有18人确诊

4月6日,就在东京都等9个都府县宣布紧急状态的前一晚,日本防灾担当相武田良太被媒体发现,他出去与自民党议员聚餐饮酒。媒体还捕捉到了餐后武田良太醉酒摇摇晃晃的样子。武田良太事后辩称,自己基本没怎么喝酒。

侠客岛: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日本的抗疫战走到哪一步了?

日本防灾担当相武田良太聚餐饮酒被抓拍(图源:日本Yahoo新闻)

检测

每日核酸检测条件严格、数量不足,是日本民众的另一个担忧。

“政府说增强检测能力,我一直以为只要联系保健所就可以马上进行核酸检测……”一名家住东京都世田谷区的52岁女子向《东京新闻》讲述了自己的无助。

她讲到,4月5日她的丈夫感到身体乏力,第二天体温测量又达到38摄氏度,一咳嗽就会胸痛。9日,这位女子按照日本政府的应对指南,也就是4天如果症状没有好转再联系医院,向当地保健所打了电话。

然而,这位女子和丈夫从早上开始打电话,打了几百次才打通,并被告知需要排队。这位丈夫还发现,他的下属也因为咳嗽厉害而请假,“还不知道自己是否确诊,也许就已经感染其他人了,这种造成疫情不断蔓延的事才是最恐怖的。”

这在日本或许并不是个例。据日本NHK电视台17日报道,当该电视台向东京都23个区的多家保健所询问“从判断有必要核酸检测到进行核酸检测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时,尽管所有区都表示“重症患者当天进行检测”,但对于轻症患者进行检测需要等待的时间,墨田区称最长需1周,葛饰区和练马区回答需5天

不少人认为,日本每日新增确诊数起伏不定的原因之一是核酸检测人数较少。据日本负责卫生健康工作的厚生劳动省统计,从1月15日到4月15日,日本一共对约9万人进行了核酸检测。相比于韩国已有51万人经过检测,该数字明显过少。

除了核酸检测需要花费时间、检测机器和人手不足等原因之外,《日本经济新闻》近日刊发了一篇文章,分析了当下日本难以推动大规模核酸检测的原因。

文章指出,厚生劳动省规定,检测对象必须要满足发烧37.5度以上并持续4天等标准,这在世界各国检测人数迅速扩大的背景下,显得有些另类。而这些标准主要是由厚生劳动省的“医系技官”制定。

在日本,“医系技官”是指拥有医生资格、使用专业知识在保健医疗领域制定政策的技术系行政官员。他们有个特点是,与政治保持一定的独立性,政治官员也较少干涉“医系技官”的人事。

文章认为,在此次的危机应对中,“医系技官”等群体的独立性是造成行动迟缓的原因。他们优先考虑的是“避免医疗系统崩溃”这个选项,从而制定了较为严苛的检测标准。在这方面,其他政治官员基本无可奈何。

侠客岛: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日本的抗疫战走到哪一步了?

4月12日,因核酸检测操作失误,日本爱知县24人被误诊为新冠肺炎阳性,当地政府负责人向民众道歉

物资

“医系技官”的担忧也有一定道理,因为他们发现随着聚集性病例的持续增加,日本医院防护物资不足的问题开始出现。

日本医生会会长横仓义武15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说:“N95口罩和防护面罩不足,越来越多的医疗机构无法应对确诊患者。很有可能会出现因为医护人员感染而导致的医疗系统崩溃局面。”

日本媒体报道,4月中旬,东京都墨田区一名80多岁的男子因持续高烧,试图联系救护车以送到医院,然而他跟近70家医院联系后,竟没有一家愿意接收。在9个小时的尝试之后,这位老人只能在医生的建议下暂时待在家中。

如果家里有没使用过的雨衣,请务必联系大阪府和大阪市政府。我们将收购这些雨衣。”面对防护服不足的现状,大阪府知事和大阪市长14日联合发出这样的倡议。次日,当地政府就收到民众捐赠的雨衣1万多件。

除此之外,重症病床和呼吸机数量缺乏也是当下面临的问题。在世界范围内,虽然日本在人均普通病床数方面遥遥领先,但人均ICU病床数并不高。德国的人均ICU病床数是日本的3倍,而意大利的该数字也比日本高1/3

并且,由于日本老龄化问题严重,许多病床常年被老人占用。据厚生劳动省统计,目前全国各大医院上报的ICU空床数不到5000张,传染病床数的空床数只有1800张。

在呼吸机方面,根据今年2月日本呼吸学会的统计,全国有22000台呼吸机,除去治疗其他疾病使用的台数,可用于新冠肺炎治疗的有13437台。4月,疫情较严重的大阪、神奈川、福冈、宫城等9个都府县出现呼吸机不足的情况。厚生劳动省正在加紧协调,对各地的呼吸机资源进行调动。

侠客岛: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日本的抗疫战走到哪一步了?

4月7日,东京都等9个都府县进入紧急状态;16日,紧急状态拓展至全国(图源:新华社)

一名在大阪留学的中国学生向岛叔表示,他对日本的疫情比较担心。他所在的大阪至今做不到“应收尽收”,当地政府已将一个肺结核专门医院改为新冠肺炎定点医院,该医院有病床260张,目前只接受以中症和重症患者为主的有症状感染者。

但他身边的日本朋友普遍对疫情持乐观态度。大部分日本人认为,轻症新冠肺炎患者不需要去医院,重症患者也不用太过担心,因为日本医院的医疗水平世界领先。并且,大家平常就戴口罩,也注意保持社交距离,不像欧洲人那样喜欢亲吻拥抱,因而疫情不会像欧美那么严重。

令人颇感忧虑的是,4月底至5月上旬,是日本国内的旅游黄金周,以前大部分人这时会出门聚会、赏花迎春。对此,日本负责应对疫情的官员曾在16日呼吁:“希望所有都道府县,敦促居民从防止疫情蔓延的立场出发,绝对避免不必要非紧急的返乡和旅行等跨县人员移动。”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日本民众会否听从政府的呼吁,安心待在家中,不外出聚集?目前谁也说不好。日本疫情的发展趋势会怎样,关键要看即将到来的这两三周。

文/刘军国(人民日报驻日本记者)

编辑/宇文雷格、在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