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暴跌300%!美国石油期货价格为何一夜跌到负值?
2020年4月22日
何为侠?这两位用生平告诉你古代侠客的风范
2020年4月23日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文|谢幺

当几位警察叩开蔡某某家的门,Pandownload 短暂的一生就这么结束了。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帮网友们突破百度网盘的下载速度限制,它并不是最早的一个,也不知道是否最后一个,但确实是迄今为止最受赞誉的。这些赞誉,让它的作者走上神坛,也将站上被告席。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它诞生于2017年2月,彼时,人们苦于百度云盘的下载速度限制和超级会员的昂贵,又不好换用别家网盘,因为大量资料、视频都已经存了进去,不好挪。在几年前国内的“网盘大战”中,百度云盘屹立不倒,成为绝对的胜者,市场份额一度在80%上下。

Pandownload 带着“永久免费+不限速下载”从天而降,在许多人眼里,就像勇士挺身而出,拔剑指向那条守着金币的恶龙。

在Pandownload之前,互联网上也发生过许多类似的“劫富济贫”故事,过程、性质略有相似,结局不尽相同。

1.腾讯和珊瑚虫QQ

2001年,QQ用户数正在暴涨,由于某些原因,网上出现了各种第三方QQ版本,比如珊瑚虫、飘云、狂人、传美、木子……它们在功能上大体类似,主打去广告、优化界面、增加一些独特功能,比如显示对方的IP地址等等。

珊瑚虫QQ不是最早,也不知是否是最后一个第三方破解版QQ,但确实是最受赞誉、商业上也最成功的。

2007年,腾讯QQ的注册数在7亿左右,珊瑚虫的用户就超过4千万,占了整个注册量的十分之一。

我当时也用过珊瑚虫,主要为了去广告。那时,QQ正常登录一段时间后会强制弹出一个新闻广告窗口,经常我正在游戏里飙车,啪的一下弹到桌面,等我切回游戏,车已经翻进沟里。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我也没法换用其他聊天工具,毕竟GGMM们都在用,关系网络都在上面。

后来我就每次都先等广告弹出来,关掉,再开始打游戏,或者不上QQ。

珊瑚虫几乎完美解决了这个困扰,我觉得它就是勇士,帮我干掉腾讯这条恶龙。当然,那时我还小,没意识到腾讯运营QQ是有巨大成本的。

  

虽然珊瑚虫QQ里面也有一点点广告,但在体验上,比官方那种强制弹窗要强不少,陈寿福一度被网友称之为“网上的活雷锋”。

可是2007年的某一天,“活雷锋”忽然销声匿迹了。人们跑去问腾讯,答复有点含糊,大意是:也许是因为珊瑚虫具有了恶意流氓软件的性质,引起公安部门的注意,所以才被捕。

网友得知消息立马炸裂了,有人专门制作了一个网站来声援珊瑚虫。

一边是造福网友的“活雷锋”,一边是财大气粗的互联网巨头。当时网友们的舆论态势,想也能想到。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有人说,珊瑚虫客观上帮助腾讯推广了QQ,也改善了用户体验,腾讯只看到珊瑚虫影响广告收益,却没看到它带来的益处,不厚道,太绝情。也有法律行业的网友认为冤情重大,珊蝴虫工作室的行为根本不构成犯罪,最多也只是民事侵权。

2008年3月,法院一审以侵犯著作权罪判处陈寿福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120万元,对其110余万元的违法所得一并予以追缴。

腾讯胜诉后采取了低调处理的态度,案件判决结果隔了一阵子才公诸于众。网友们闹了一阵,也停歇了。

  

后来,市面上很少再见到第三方版本的QQ,再无珊瑚虫。  

2.微软和番茄花园

  

和珊瑚虫案发生在同一年,却更有名的案子是番茄花园。原告微软的高层倒是痛快:没错,就是我们告的。

当时有人算过,番茄花园的破解版XP系统帮全中国网民薅了总共大约70亿美元的羊毛(操作系统注册费)。微软是最牛的互联网公司,比尔盖茨又是首富,番茄花园这真是“劫富济贫”了。

之所以叫番茄花园,是因为红番茄外面是红的,里面也是红的,青番茄里外都是青的,所以“番茄花园,表里如一”。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我当时是番茄花园的信徒,第一次自学安装系统就是攒了15块钱买的光盘——番茄花园的windowsXP SP3免激活版。当时,微软正版Windows系统动辄几百块,对我一个穷学生简直是天价,最关键的是,我觉得正版还不如番茄花园版的好用,就那样微软还卖这么贵,干脆去抢好了。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认为番茄花园比原版更好用的可不止我一个,当时洪磊在网络上也被称为英雄、传奇。他不仅取消了正版验证,还对主题、桌面、按钮进行美化,附带了许多装机必备的软件,比如千千静听、QQ、网际快车等等(后来我才知道,默认安装其实是番茄花园的营收来源)。

洪磊这个劫富济贫的侠客,让无数网民分到了免费的馒头。他说:“用户对我的那种新版本的那种支持,应该是我继续从事做下去的理由。”

他最初修改Windows系统是给自己用,后来创建番茄花园也是因为自己喜欢,又能帮到别人,很有成就感。

和其他盗版软件下载的网站一样,洪磊在下载页面加了一行字:

“本站提供的各类软件,仅提供一个观摩学习的环境,本质不承担任何技术及版权问题,且不对任何资源负法律责任。所有资源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您觉得满意,请购买正版。”

他以为写了就和自己没关系了,他们用是他们的事,我们只是提供技术交流。

番茄花园也曾经营惨淡,一度靠着网友捐助维系,直到洪磊遇到成都共软的老板孙显忠,孙老板承诺2年给他400万,并为番茄花园设计了一套捆绑装机必备软件的盈利模式,局面一下子扭转过来。

洪磊最终被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处罚金100万元人民币。

在这个故事里,微软就是那个“不仁”的富人。洪磊被抓时,也有很多声音说微软卸磨杀驴 —— 客观上,番茄花园确实帮了Windows占领中国市场。

后来有一次洪磊在狱中告诉记者,其实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是错的,“但错到什么程度就不知道了。”“我以为最多是赔一点儿钱去解决,没想到会坐牢。”

  

3.ADblock 和出版商们 

 

互联网上劫富济贫为网友谋福利的,也不全是坏结局,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广告屏蔽软件Adblock Plus就是一个反例。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2018年4月19日,德国联邦最高法院的法官落下法槌,判定德国Eyeo公司提供过滤广告的软件“Adblock Plus”不违法。

这家公司从一开始就是为“断人财路”而生,至少6次站上被告席,六进六出,又一次从法院“毫发无伤”地走出来,Eyeo公司的核心人员也表示非常高兴:

“这次判决对于每位互联网用户都是一次胜利,因为这次判决肯定了用户屏蔽讨厌广告,保护个人隐私,以及自主决定上网体验的权利。这是每个互联网用户拥有不可剥夺的自主享受互联网权利的活生生的证据。”

根据Eyeo公司的主张,大公司如果想让自己的网站进入白名单,可以,付钱,并且一定要满足Adblock Plus里“可接受的广告”标准(言外之意,现在的许多互联网广告太粗暴,简直是强奸网民的眼睛)。

Adblock Plus 在断人财路,甚至活路的路上越走越远,目测起诉他们的案子还会继续。祝他们好运。

  

4.ADsafe和广告网站们

相比之下,国内的一个屏蔽广告软件商就没那么好运了。

在中国,因为屏蔽广告而打起来的事也一直有。根据以往的判例,在2018年以前,基本都支持原告,认为屏蔽网络广告是不正当竞争,是“无正当理由,也不是为了公益而侵害他人合法的商业模式,利用他人的经营成果为自己牟利”

典型的例子是 ADsafe净网大师。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我也是ADsafe净网大师比较早的用户,这个广告屏蔽工具的诞生背景是啥呢?正值网页游戏兴起,如果你在2013年前后经常上国内视频网站,也许会秒懂这几句广告词:

“我不断地洗澡,油腻的师姐在哪里……”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又或者:

独特属性,由你打造;单挑BOSS,怒刷装备;皇城PK,胜者为王;屠龙宝刀,点就送;极品装备,一秒刷爆;幸运抽奖,惊喜不断;逆天神器,风骚出世;双倍经验,酷爽战斗;秒杀BOSS,完爆好礼……

熟悉吗?当时简直洗脑到一天不听浑身难受。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当我第一次用上ADsafe净网大师,世界清静了……

正如它的名字,我当时觉得ADsafe就像是一位随风而来,净化网络的带师。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可没过两年,带师也被送上被告席,然后败诉。

那时我才知道,国内的绝大多数视频网站一直在亏损,因为服务器、带宽和版权成本很高。

ADsafe败诉以后,有很多打着ADsafe旗号的软件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伙人,但体验确实不如从前。

ADsafe(不知是不是当初那个)后来也被网友扒出黑历史,说是后台插播广告。更轰动的一次是2018年,火绒安全的研究人员把“ADsafe净网大师”、“清网卫士”、“广告过滤大师” 等多款知名软件的底裤给扒了,发现它们屁股都不太干净 —— 会劫持用户的流量。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图片来自当时的报道

这张图是啥意思呢?打个比方:你打算去吃火锅,他天天守在门口,见你一出门,就领着你去火锅店,然后跟老板说,你看这个客户是我给你带来的,火锅店老板就会给他酬劳。

火绒表示:不排除其将来用来执行其他恶意行为的可能性,存在极大安全隐患。将它们加入查杀列表。

吃瓜群众一看,原来劫贫济富的大侠、净化网络的大师也不是完美的,他们要靠这个吃饭。

支持ADsafe的人说:反正薅的是网站的羊毛。既不给用户造成影响,又给自己拉来资金,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做。

支持火绒的人则说:万一净网大师转身就变成网络流氓可咋办?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还是法官说了算。

  

5.Apple和越狱者

曾几何时,越狱和刷机、贴膜一起作为三大祖传手艺,成为许多人买来iPhone以后必做的事。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越狱之前,iPhone 用户只能去 Appstore下载软件,越狱之后则随心所欲。显然,越狱影响了Appstore的收益,也给用户留了一些安全隐患。

苹果怎么处理的呢?

首先是反过来向越狱者们学习——既然人们宁愿麻烦和不安全也要破解,说明咱们有做得不好的地方。

最初乔布斯掏出第一台iPhone时,iOS系统的确不够好,虽然用起来流畅顺滑,但在功能上缺胳膊少腿。比方说,连复制粘贴都没有,你能忍?再比方说,没有后台机制,一按Home键,程序就关掉,你能忍?这些功能都是越狱者先用上,苹果官方后来才给加上的。

甚至我怀疑连Appstore的诞生都跟越狱有关。

我在另一篇专门聊越狱历史的文章里也说过,初代iPhone上市时还没有Appstore,用户只能用自带的软件,能玩游戏只有一个平衡球。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一位技术大佬破解iPhone之后,做了一个名叫Cydia的软件,iPhone越狱之后可以利用它自行下载安装各种软件……后来苹果就有了官方的Appstore——越狱倒逼着苹果推出了自己的应用商店。

后来诸如多任务功能、更换壁纸、保存动图、省电模式等功能,最初都是在越狱插件中先出现的。

再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iOS系统越做越好,Appstore 就像超市一样干净卫生又实惠,人们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去冒险折腾越狱。

除了反思,苹果做的第二件事是技术升级,提高越狱难度。

每一个越狱都需要利用系统漏洞,从iOS 7开始,越狱就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难。

2016年,苹果推出漏洞赏金计划,定向邀请安全研究人员来挖漏洞,当时就邀请了几个著名的越狱团队,比如意大利的Luca、德国的“树人”、中国的盘古团队、360涅槃团队、腾讯科恩实验室等等。颇有些“招安”的意思。

一方面是越狱获得的收益(不光是钱,还有各方面价值)越来越低,成本越来越高,另一方面是苹果善待越狱者们,如今人们再难看见一台越狱的iPhone。

苹果也起诉过越狱软件开发商。比如2019年起诉Corellium,一开始是告他们复制iOS系统牟取利益,后来改成了软件版权侵权指控。

且不管官司的结果如何,至少我们能从中看到苹果对待断财路者的态度:软硬兼施,先礼后兵,温和而坚定。

在这个故事里,“劫富济贫”的富人被侠客劫了几次之后,改正了自己的一些做法,和侠客不打不相识,成了朋友。穷人也不再有“剥削感”,皆大欢喜。

6.任天堂和破解者

  

年前,我买了一个任天堂游戏机 Nintendo Switch,想趁着疫情在家玩一玩当时火爆的游戏《健身环大冒险》,因故耽搁了一阵子,眼看着游戏从五百多块钱一路飙升到最高一千三。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后来我听说任天堂游戏卡也有各种破解版,不用花钱买游戏卡就能玩,或者是盗版卡和破解的机器。

听说任天堂去年又告倒了好几家专门卖盗版游戏卡的厂商。不仅让他们禁止出售,还要求把库存全部销毁。

但真正让我这个用户不敢破解的,并不是官司,毕竟怎么告也告不到我这个普通用户身上来,真正让我颤栗的是“BAN机”机制 —— 每一台机器都有唯一的编码,一旦发现使用破解游戏卡或者破解机器,直接打入冷宫 —— 永久BAN(禁)掉联网功能。

这种做法在网络游戏里也很常见,发现开挂,一次警告,二次封号。

由于简单便捷,干净卫生,这种做法也沿用到其他领域,比如微信就是这么干的,一方面打击破解者,一方面也打压破解者的拥簇者。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在这个故事里,几个角色的姿态又发生了些许变化,“富人”的做法也似乎让人理解,不再生厌。

7.视频网站和账号共享网站

2013年前后,由于太穷,我经常跟同学、朋友共用同一个视频网站账号。

后来我心想,如果全网的人都共享自己的账号,岂不美哉?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啊!

结果发现,早就有人这么干了。

在2015年前后(我记忆中),市面上出现了大量视频网站账号共享网站和软件,淘宝也能买到共享账号,免费的、一毛钱用一天的都有,贼方便。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严格意义上,这也不算是破解,用户买了会员,分享给自己的朋友罢了,我广结善缘,全世界都是我的好朋友。

可是,视频网站们怎么能忍?带宽和服务器烧着钱呢,如果任由这帮人继续乱搞下去,自己都要干不下去了。他们开始用技术方案,比如限制同一账号的登录设备数量,一旦出现诸如多地同时登录等异常情况就判定为风险。

技术手段总归不完美,经常出现误杀,引起不少用户反感,而且账号共享软件也在技术升级,从一开始简单粗暴的共用账号,变成了“分时出租”,你不用的时候,才拿给别人用。

绕来绕去,视频网站心也累了,一封律师函,专治各种花里胡哨。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这不,2019年8月,全国首例分时出租视频网站账号的案子宣判,视频网站阵营获胜。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跟这个例子有一点相似:Pandownload 突破百度网盘下载限制,也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破解,根据知乎网友@工叔的说法:

百度网盘限速,并没有限制你的带宽,而是你下载资源时,几秒钟给你断一次,表现出的结果就是你的下载速度只有几十K,而Pandownload利用Aria2技术,多线程下载,向百度服务器发送大量下载请求,虽然每一个请求下载的速度都很慢,但汇合到一起就快了——这和破解会员和试用达成加速是有本质区别的。

但,富人怎么会在乎你劫他,用的是刀斧还是榔头呢?

8.侠客和互联网精神

有人说,Pandownload制作者蔡君一定是一位拥有互联网精神的人,我也这么认为,他在得知加速方法时,本可以独享,却将其制作成傻瓜式的软件并分享出来。

就像古代的侠客,他们有一身本事,本可以独善其身,却拔刀相助,劫富济贫。

无论是珊瑚虫陈寿福、番茄花园洪磊、苹果的越狱者、Pandownload的作者徐、或是其他,我都佩服他们的所作所为。

但正如佩服武松,并不意味着支持血溅鸳鸯楼,我钦佩劫富济贫的精神,却要劝后来者避免“劫富济贫”的做法。

侠客其实很难做,既要有本事“劫富”,又要能跑路,不被抓住,还要懂法,不踩到红线,还要一尘不染,分文不收,像雷锋一样倒贴着钱做好事,否则,哪怕只是接受个打赏,也会被人怀疑动机。

纯粹为了赚钱或者纯粹做好事的都好说,最怕又想做好事又想顺便赚点小钱养家糊口,夹在中间的最说不清。

人们一口一声“活雷锋”、一口一个“大佬”,侠客们被这些赞誉捧得轻飘飘,跑去铤而走险,最后出了事。人们围过来吃瓜,大骂富人,可是热度一过,人们又一哄而散,各回各家,或跑去吃下一个瓜。留下的只有倒在地上的“活雷锋”,和围在他们身边哭泣的家人。

Pandownload 原作者被抓之后,出现了一个小插曲:

Github用户QXQZX发布了一个名叫ShengDownload的项目,宣称是Pandownload的替代品,基于ShengLang语言开发,可跨平台使用,发布一天内就得到160个Star(总之就是关注度挺高),可没多久项目就被删掉了。随后,QXQZX补充了一个声明,说这个项目只是开个玩笑。

“这个仓库本来是随便建着玩的,和群友一起乐乐,包括“ShengLang也只是群里面假想的语言。万万没想到,刚开几分钟,就被人fork了……今天上午Star量暴增,我们意识到问题变得很严重,希望大家停止传播吧。抱歉。”

兴许,这位QXQZX是想到了什么。怕了。

一个思考题摆在我们面前:如果为富不仁,可以劫富济贫吗?

我个人的想法是:在当下,或许更妥当的方法是带着穷人们致富,从而摆脱剥削和控制,而不是打土豪分田地。

我们钦佩侠客,怀念互联网精神,但也得承认,法制社会不再需要侠客,我们赖以为生的商业世界也与互联网精神并不兼容。

互联网不需要侠客

再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是谢幺,科技科普作者一枚,日常是把各路技术讲得通俗有趣。想跟我做朋友,可以加我的个人微信:xieyaopro。不想走丢的话,请关注【浅黑科技】:qianheikeji!(别忘了加星标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