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双面”汇丰,何以落得如此境地?

侠客岛:这场南方暴雨,到底有多大?
2020年6月12日
“非主流”的侠客:历代史家,只有司马迁为其鸣不平
2020年6月12日

侠客岛:“双面”汇丰,何以落得如此境地?

“里外不是人”这句话,外资银行汇丰最近大概深有体会。

5月29日,全国政协副主席、前香港特首梁振英在社交媒体发文,点名汇丰银行,要求其就涉港国安法表态——

“在政治问题上,这家自称英资的银行万万不能一边赚中国的钱,一边跟着西方国家做损害中国主权、尊严和人民感情的事,中国和香港都没有欠汇丰。”他还提醒中国和内地的工商界要“马上自保”,“避免成为类似华为一样的人质”。

被梁振英点名5天后,6月3日,汇丰银行发文称,汇丰亚太区行政总裁、全国政协委员(港区)兼香港总商会主席王冬胜日前到“撑国安立法”的街站签名声援,并配上王冬胜在街站签名的照片,展示其签名。

在汇丰以及另一家英资银行渣打做出支持涉港国安法的表态之后,香港《星岛日报》报道称,英国保守党下议院领袖莫格批评汇丰“更亲华而非亲英国”;工党议员也要求汇丰和渣打放弃支持涉港国安立法。

还有英国议员威胁称,汇丰支持北京加强对香港的管控,是“烧毁与朋友的桥梁”。

刚被这些议员批评完,又有媒体报道称,汇丰控股集团主席杜嘉祺私下向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的顾问表示,希望英方不要禁止华为向英方5G移动运营商销售其设备,否则汇丰银行在中国“将面临报复”。

一家在全世界都有影响力的金融机构,为何落得如此不堪境地?

侠客岛:“双面”汇丰,何以落得如此境地?

梁振英社交媒体发言截图。图源:网络

逐利

梁振英说得没错,对汇丰来说,中国很重要。

汇丰全名是“香港上海银行集团”(The Hongkong and Shanghai Banking Corporation Limited),1865年于香港和上海开业。

起初,汇丰主营业务是借钱给清政府,用于偿还战争赔款,再从清政府手中拿来高额利息和抵押的盐税、关税;之后,汇丰借贷资金给北洋军阀作军费,借钱给国民党政府,借此掌握关税、铁路并操纵汇率。

新中国成立后,汇丰缩回了香港,依然掌握港英政府的发钞权,是英国在港殖民统治的金融支柱。香港回归前,汇丰把总部迁往伦敦,现在仍是拥有港币发行权的三大商业银行之一,且占比达到60%。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汇丰近75%的收益来自中国内地和香港。汇丰2020年一季报显示,一季度集团106.6亿美元的总营收中,香港地区贡献了46.1亿美元,占4成;32.3亿美元的税前利润中,香港占了28.5亿美元,足近9成。

也就是说,在全球疫情肆虐、金融市场波动之际,托起汇丰的是香港。再确切点说,是香港优质的房贷资产。在整体营收和利润都大幅下跌之时,汇丰的香港房贷余额同比还增长了1%。

同一份报告中,汇丰计算了其在全球各地的坏账比率,香港仅有0.3%,是汇丰认为资本最安全的地区。

从最初依托中国发家致富,到如今坐吃中国香港的稳定繁荣,这样的汇丰,怎能不表态支持维护香港安全发展的“港版国安法”?

侠客岛:“双面”汇丰,何以落得如此境地?

1927年汉口英租界汇丰银行、花旗银行。图源:人民网

不义

即便如此,汇丰显然并未足够珍视它的发家福地。路透社独家披露的“汇丰出卖华为”一事便是明证。

中国企业华为一度是汇丰的客户,直至2017年汇丰主动终止合作关系。这个时间节点值得注意。据路透社报道,2016年底至2017年,汇丰已经开始“配合”美国司法部对华为发起的“调查”。

为何突然倒戈相向?只因换取美国司法部对汇丰违法行为的“宽大处理”。

据路透社消息,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CE)2007年发现汇丰银行在墨西哥和美国分支机构间有可疑资金流动。

2012年7月,美国参议院常设调查委员会发布报告列出了汇丰涉嫌洗钱的事实——纵容墨西哥贩毒集团在美国清洗数十亿美元的黑钱,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沙特阿拉伯银行有业务往来。

汇丰最终躲过了刑事诉讼,与美国司法部达成一份为期5年的《延后起诉协议》,支付19.21 亿美元罚金,接受监管并进行整改。

此后监管报告显示,汇丰的整改情况不如人意,诸多线索举报汇丰内控不力,2015年汇丰协助客户逃税上亿英镑的新闻一度弥漫报端。

即便如此,美国检方仍在2017年底撤销了对汇丰的全部刑事指控并结束监管。据路透社披露,原因是汇丰把涉及华为且包含关键信息的PPT交给了美国司法部。

2013年,针对媒体报道的华为与Skycom的关系,华为向合作伙伴进行了沟通澄清,说明并无合规问题。孟晚舟为此与汇丰高管会面,并提供了这份华为基于信任才给汇丰的内部PPT

这份PPT也成为美国司法部罗织罪名的核心。事后,汇丰多次就此进行辩解。

无怪乎梁振英提醒持有汇丰账户的人小心,避免成为“类似华为一样的人质”。

侠客岛:“双面”汇丰,何以落得如此境地?

汇丰银行位于英国伦敦的总部大楼。图源:新华社

背信

除弃义之举,汇丰近年来也多有背信之事。

例如,2010年4月13日,法国检方调查发现,汇丰银行瑞士分行7.9万名客户的12.7万条账户信息遭泄露;

2014年11月,因存在操纵全球外汇交易市场行为,汇丰银行被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共处以6.18亿美元罚款;

2015年2月,美国国际调研记者协会调查披露,2005年至2007年,汇丰银行瑞士分行协助10万名重要客户避税并隐藏千亿美元资产;

2018年,汇丰银行被曝客户账户遭受攻击,约1%的美国客户个人信息被泄露。

银行经营,信用为先。透支客户和社会的信任、背信弃义的银行,能走多远?

在华为一事上,汇丰轻易充当了美国用“长臂管辖”来遏制中国技术发展的鹰犬;在香港问题上,汇丰的英资身份又让它一度在支持“港版国安法”上踟蹰不前。

但汇丰终究是在中国的土地上经营赚利,又怎能罔顾中国的法律?怎可损害中国的利益?

2018年,中国出台了《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法》。该法规定,非经中国主管机关同意,任何外国机构、组织和个人不得在中国进行刑事诉讼活动。中国境内的机构,组织和个人也不得向外国提供证据材料和本法规定的协助。自此,若再出现类似汇丰出卖华为的行为,便要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今年,中国又推进健全在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立法和执行机制。

立足香港、决定将业务重心转到亚洲的汇丰,应该心里有如明镜。表态支持涉港国安法,是一个明智的开始。

未来,于利、于信、于义,他们的选择应该更加明智。

侠客岛:“双面”汇丰,何以落得如此境地?

文/百里明颐

编辑/无忌、云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